今晚出哪个平特肖

第三章 走火入魔

|

  第三章 走火入魔

  莫軒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在父親林格的教導下,汲取著鉆石的切工知識,對于鉆石藝術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同時每天按時認真的練氣,期待練出內息,只有這樣才算一個真正的武者。

  當忙了一天累了的時候,莫軒就喜歡跑去后山林躺坐在大石頭上。似乎那兒能給他消去疲勞,可是莫軒知道自己并不疲憊,因為每次實在累乏了時,總會從龍之墜中傳來一股溫潤消去疲憊。這成了莫軒的一個秘密。因為他擔心那個貪心的大伯會搶奪,所以誰也沒告訴。雖然疲憊消除,但莫軒從來沒有因此而拒絕父親給他配的藥浴,因為這是固本培元的法子,一方面能讓身體更加結實,另一方面以后內息出來了后,經脈的承載力能更加寬廣。

  就如同小溪和大海相比較,只有承載的寬度更廣了,水流量才能充足。內息的多少也取決于經脈的承載力。

  每次來后山林躺在大石頭上時,莫軒內心一直有一種感覺,自己不屬于這個世界,雖然這兒有父母的疼愛,可是這兒卻令他缺乏一種歸屬感,可是他又不知道哪兒才是自己的最終的歸屬。

  在一個月的一個清晨,莫軒在前幾天就有了一種感覺,似乎身體的氣息要噴薄而出,曾經從父親那兒了解到這是要突破到內息層次的征兆,化氣入內排除身體的廢氣才能斂入內息。終于在這個清晨,一個月的努力將要見到成效,莫軒心情也激動不已。

  當他導完一次氣息后,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外界涌入,頓感身體有所異變,額頭不斷冒汗“難道走火入魔,練岔氣了。難道這一生就這樣完了”一個孩子第一次想到了死亡,額頭還在不斷地冒汗,仿佛額頭處有一只龍形的犄角要破體而出般,身體經脈疼痛欲裂,不斷地擴張著。只想著疼暈過去就會好受些。

  可意志告訴他“千萬不能暈過去,要堅持住,一定要堅持著”可是這種疼痛程度對一個五歲的孩子來說,未免是有些太過于殘酷了。

  林格也感到了院子里莫軒的不對勁,也認為這是走火練岔氣的癥狀。立馬將兒子抱向臥室幫其疏導氣息。

  “怎么我導入的氣息全部被反彈回來,根本無法起到引導作用”林格頓時急了,試了很多次,依舊被反彈回來。

  林格回天乏力了,平常林格對醫學也有所涉獵,可對于兒子反彈內息的癥狀聞所未聞。林格不肯放棄,請了諸多郎中和好友,希冀能夠治好兒子。事與愿違,無一不搖頭表示從未見過這癥狀“內息導不進,就無法疏通。”

  此刻,莫軒唯一意識是清醒著的,因為要強忍著不使自己暈過去,經脈斷裂般的刺痛疼得他連眼皮都睜不開了,這需要莫大的毅力,這完全不是一個五歲的孩子能擁有的,可莫軒堅持著。莫軒能感覺到父親在為他著急,也能聽到父親心急如焚而發出沉重的喘息,但身體內部極度絮亂,還高燒著,一切的癥狀顯示著莫軒的難受,身體的機能也在不斷地消逝。

  “一定要堅持,千萬不能暈,堅持”莫軒心底吶喊著,重復著“我還要幫助父親,我還要…”

  林格和夫人凱瑟在旁邊焦急著。

  看著莫軒久久不醒,母親凱瑟夫人抵擋不了這心靈的折磨,開始低聲哭泣:“五年前我們失去了親生兒子,難道現在又要失去軒兒嗎?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

  一直疼得睜不開眼睛的莫軒聽到這話滿腹都是疑問。

  “唉,五年前你去拜佛,歸家路上難產,孩子夭折在了腹中。后來聽到山林有嬰兒啼哭的聲音,想著是被遺棄,便撿了回來。正因為喪子,也一直將軒兒當親生兒子對待,誰知軒兒而今也…”縱然男兒有淚不輕彈,林格說到這,想起往事也哽咽了起來。

  躺在床上的莫軒聽了這一幕,內心翻起滔天巨浪“原來我不是父母的親生兒子,那我來自哪兒,我是被遺棄的嗎?”

  這一切對于一個五歲的孩子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可也在不知不覺中磨礪著莫軒的心性。

  “一定不能死,一定不能就這樣死去。我還沒有見到親生父母,他們是故意遺棄我的,還是逼不得已?我要去弄清楚……我還要報答養育之恩,我不能死”渾身欲裂,疼痛至了每一個細胞里,足足折磨了有三天之久,莫軒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到了最后的關頭,三天不吃不喝,卻還要忍受著仿佛比鈍刀子割在身體上還要劇烈的痛苦。莫桑也對自己竟然能有如此的毅力感到佩服。

  在第三天夜晚,莫軒感覺自己已經麻木了,精神也開始飄渺起來。渾身輕飄飄的,有些冰冷,似乎靈魂開始脫離身體。

  “難道要死了嗎?不……”莫軒心底一聲怒吼。

  這一刻龍之墜仿佛感應到了莫軒的怒吼,一個多月沒感應了的它,一股溫潤包裹而來,將溫暖傳遍全身,修復著全身因為經脈擴張而脹破的地方。莫軒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似乎受折磨太久了,感受到這股傳來的溫潤,猶如一個個嗷嗷待哺的雛兒,感覺到了食物的欣喜。

  這一刻,莫軒終于因為力竭而昏了過去。

  睡夢中,莫軒夢見自己的額頭上長了一只犄角,很像曾在小人書里看到的傳說中的龍角。此外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視力比之前好了十多倍,以前太遠看不到的地方,現在竟然可以看到,還很清晰。還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就是經脈寬度擴張了很多。如果說以前是泉眼的話,那么現在便好比溪流。

  睡夢中,莫軒還模模糊糊的夢到了一個人,分不清那個人是男還是女,只是背對著莫軒,看到的也只是對方的背影。明明靠得很近,可是卻又仿佛遙不可及,似乎距離億萬光年般。

  等到莫軒向其走近時,驚奇的發現自己和背影的距離沒有絲毫的縮短。

  莫軒此刻,仿佛又聽到了遠古的聲音,周圍四處都是吶喊和廝殺。

  ……

  這個夢做了很久很久,久得他都快忘記自己是入夢了還是真實經歷過。

  等到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一切只是夢境,好多東西都只是隱約記得,許多也變得模糊。

  “莫軒醒了,兒子醒來了…!”

  母親凱瑟夫人最先發現兒子醒來,看著兒子從鬼門關走了一遭,頓時喜極而泣。

  “醒來了就好,醒來了就好”

  林格嘴里念叨著,對于兒子死而復生也感到異常的高興,誰也不希望白發人送黑發人,林格也暗自慶幸著沒有通知父親霍茲,關于莫軒昏迷的消息,因為不想讓老父親擔心。

  莫軒看著會父母親因為自己的蘇醒而異常的高興,莫軒也感到來源于親情的幸福。

  “暫時還不能讓父母親知道我已經聽到他們對話的事情,不然他們會很傷心,就讓我是他們養子的事情先埋在心底吧?”莫軒心里暗自下定決心。

  在父親林格的一番身體檢查下,確定沒了大礙,終于肯讓莫軒下床走動了。莫軒也察覺了自己的身體有了些不同。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

  ******

  PS:前面的鋪墊已經打好了,意味著莫軒的成長之路開始了,鄭重的求收藏和推薦。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今晚出哪个平特肖 加拿大3.5信誉平台 澳洲幸运5技巧公式 股票融资的利率多少 全球指数行情行情中心股票网查询 精高策略配资 心悦吉林麻将官网版 四人麻将单机版免费 打长沙麻将必胜绝技 pk10算法 飞艇历史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