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出哪个平特肖

第二十二章 黑暗內息修行老者

|

  第二十二章 黑暗內息修行老者

  莫軒用眼睛的余光瞥了瞥地上的店員,嘆息了一聲道:

  “真是自討苦吃,何必呢?”說完還滿是憐憫的嘆了一口氣。

  薩洛卻不能鎮定了,內心極度的想說些什么,可是卻又不知道說些什么,只得保持沉默,靜靜的等待著眼前少年的下文。

  莫軒平復了一下心情,旋即收斂剛剛還滿是憐憫的神色,正色道:

  “靈兵閣自創建以來,經歷了數千年時間,歷經如此長時間的發展,各方面都十分的完善,武者們都十分信任靈兵閣,由此也成為了遍布萊龍大陸極為有名氣、又有誠信的兵器商行”

  莫軒說到這,略微的停頓了一下,其實這就是一種談判的技巧了。越是給人戴高帽子,愈是能夠使人放松警惕,從而使得利益最大化。薩洛聽著莫軒的這段話,對于人家夸贊自己的靈兵閣,心里十分的受用,可是卻又說不明道不白,哪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可是”莫軒說完兩字,又頓了頓。

  薩洛聽到“可是”兩字時,頓時知道壞了,可是已經被眼前少年給架高了。人家鋪墊都已打好了,只等著請君入甕,為時晚矣唉。

  “可是、你們靈兵閣卻是這般待客之道嗎?”莫軒加重了語氣,似是有些厲色和嗔怒,眼光又瞥向了略微恢復些力氣的店員。

  店員被莫軒這一瞥,頓時有些魂不附體。本來以莫軒四動的修為還不足以憑借一個眼神攝人心魄,不過此刻卻也算有些乘人之危,同時莫軒蘊含了些龍威的戾氣。莫軒知道此刻必須保持強勢才能攫取最大的利益,自然而然,店員成了莫軒威懾的對象,不然又能威懾誰呢?薩洛八動的修為太強,莫軒還不足以不動聲色的威懾。何況莫軒還不知道這個靈兵閣的底細到底有多深!至少目前不能暴露了自己的底牌。

  薩洛有些不忍的看著店員那副失神落魄的樣子,剛剛還有些輕視眼前的少年,此刻卻動了些心思,“能憑借一個眼神就能攝住三動修為武者的心魄,并且年齡看起來就十三四歲,處事成熟老道,精明,工于心計”

  負責人薩洛瞬間便思緒萬千,可實在想不出來洪獸城里哪個家族出了如此年輕的少年。薩洛卻不知道眼前的少年才不到七歲。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越是想不出,便會開始胡亂臆測,此刻薩洛就把莫軒當做了某個大家族的子嗣,并且這個家族還一定是極為古老而底蘊深厚的家族,否則是不可能培養出如此的少年,心中頓時生了結交之心。

  莫軒見薩洛臉上陰晴不定,心里也有些犯嘀咕,不過依舊不動聲色,等著對方的表示,不然那樣會顯得自己十分的沒耐心,如此的話,剛剛努力積聚的優勢便會被瞬間瓦解。

  “這位少爺,冒昧的問下,不知來自哪個家族?”薩洛略顯謙虛的問道。

  莫軒瞬間便明白了對方把自己當做了某個大家族的公子哥,便將錯就錯,故作姿態道:

  “臨行出來行走江湖時,父親囑托我,在外面不要打著家族的幌子獲取便利,所以…”

  莫軒欲言又止,煞有其事的擺出一副由于父親有言在先,而著實難以透露的神色。

  所謂說者無意,聽著有心。謊言與誓言的區別在于,一個是聽的人當真了,一個是說的人當真了。薩洛是何等聰明的人,自然領會出了莫軒的意思,而薩洛卻也恰恰落入了莫軒話語的圈套中,對于莫軒來自某個大家族深信不疑。

  而這正中了莫軒的下懷。

  莫軒要的就是薩洛的誤解。

  “你們這兒難道就只有這些破爛”莫軒有些明知故問,知道靈兵閣的最好的東西是在二樓。不過二樓卻是給一些特殊客人開設的,不過莫軒卻不管這么那么多,既然已經被人家當成了大家族子弟,那么便自然有高調的資本。其實一樓的這些所謂的“破爛”已經很不錯了,材質都是取自精鋼,甚至還摻雜一些特殊材料,也算由大師級別的煉器師鍛造出來。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靈兵閣的兵器架上了,不過誰叫莫軒跟在墜靈混在一起,那眼光瞬間便被拔的老高,眼界水漲船高了。

  “少爺請”薩洛正想結交這位大家族的公子哥,此刻正是求之不得。急忙呈恭迎狀,躬身在旁引路。

  莫軒也不客氣,在薩洛的引領下直奔二樓,留下了那名年輕店員呆若木雞般在地板上。

  二樓相比一樓,卻顯得有些空蕩了。僅僅只有寥寥的一些兵器架擺在偌大的陳列室中。

  墜靈卻發現二樓的左側角落里有一位老者,然而卻給人一種錯覺,那就是老者仿佛不存在一般。要不是墜靈獨有的感知,也根本發現不了這名老者。

  莫軒感受到墜靈心中的疑問,也朝那個角落看去,卻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只是隱約感覺到有東西存在,可是目光之處,卻是空空如也。

  “這難道是黑暗內息修行者”莫軒不再去看。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黑暗內息修行者,但對于這類修行者,莫軒卻有著深刻的記憶,曾經在一本書上看到過如此的記載,世界上存在極少數人修習黑暗內息,主要因為這種黑暗內息極難修煉,修行之人必須是靈識超強者。而修煉者無一不是沉默寡言之人,熱衷于暗殺。一旦修煉達到六動內息后便擁有初階的隱匿于空間的能力。雖然只是初階,可一般武者的靈識都是滯后于內息修為的,即使修為達到了某個層次,可是靈識卻不一定達到了,所以靈識不強的武者很難發現黑暗內息修行者的存在,即使同階靈識也難發現。直到最后被暗殺掉也不知道暗殺者在哪兒。這是一種莫大的悲哀!

  因此暗黑內息修行者是很好的暗殺者!

  以莫軒而今已經達到了七動的靈識也難發現對方,證明這名黑暗內息修行者的修為至少達到了七動,要不是墜靈,莫軒根本不知道黑暗內息修行者的存在。

  莫軒依舊有些心有余悸,幸虧沒在靈兵閣做啥過分的事,要不然定不會有好果子吃。其實也不奇怪,一個偌大的靈兵閣,擁有諸多價值不菲的兵器,怎能沒有一個強者坐鎮呢?

  角落處,黑暗內息修行老者也比較少見到薩洛踏上二樓,一般上二樓的都是靈兵閣的貴賓,而在洪獸城卻并沒有很多的貴賓。所以薩洛平常就很少上二樓來打攪老者。

  今天卻上了二樓,黑暗內息修行者瞬間便觀察到了薩洛陪著的這位少年,也就是莫軒,老者有了些疑問:

  “這少年,竟然有意為之的朝我這兒投來了目光,那眼神明顯是在尋找些什么。難道這個修為僅僅四動并且還略顯稚嫩的少年發現了我的存在?”

  黑暗內息修行老者習慣了悠久歲月里獨自一人修行著,鎮守著這靈兵閣。即使性格使然沉默寡言,也總會有些寂寞,難得碰到一個有意思的人,便起了試探之心。

  莫軒卻并不知道角落里的黑暗內息修行者對自己生了好奇之心。只是安分守己的欣賞起武器來。

  墜靈并不擔心角落里的老者發現自己的存在,對此墜靈有著強大的信心。而墜靈對兵器有著獨特的感知,“這兒可比一樓的貨色好多了,不過還是不夠好”

  這些兵器呈現在莫軒面前,莫軒也沒見過啥神兵利器,見到這些時著實有些激動,這些相比一樓的那堆“破銅爛鐵”可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正當莫軒心潮澎湃時,想要伸出手觸摸這些利器時,墜靈討厭的聲音傳來。令莫軒剛剛激動起來的那顆心瞬間落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什么叫不夠好,是你見的寶貝太多了好吧”莫軒也有些無語,有一個閱歷無數的墜靈陪伴著,什么東西到它嘴里都成了很一般的貨色了,膩有些受打擊,決心不再理墜靈,徒自波瀾不驚的欣賞起這些兵器來。

  “這柄匕首”此刻的莫軒定在了一柄約摸6寸(20厘米)的匕首前,匕身通體的黑色。莫軒十分奇怪于這柄匕首:

  “按道理說匕首應該要通體透亮才好,那樣才會愈加鋒利。可是這一柄匕首卻是通體墨黑,黑得讓人產生一種錯覺,它不存在或者它沒有任何鋒利性。真奇怪”

  正在莫軒凝視間,一抹微不可見的黑芒閃過,莫軒并沒有注意到這抹黑芒的閃過,一直陪伴在旁邊的薩洛也沒有注意到。

  墜靈卻注意到了這一絲細不可見的黑芒,剛剛還十分瞧不起的這些貨色,此刻卻變得有些驚訝,當然只對于這柄墨黑的匕首,“難道說這是一柄暗殺者的武器嗎?”

  墜靈不敢托大,發出氣息探察這柄墨黑的匕首,雖然有著強大的信心知道那位隱藏在角落里的老者不會發現自己的存在,可是卻不知道這里是不是還有神級強者。為了以防萬一,只能強忍著好奇心不發出氣息探察,卻告訴莫軒這柄匕首定有不凡之處。

  莫軒聽了墜靈的評價后,有了些異色

  “能讓墜靈好奇的匕首定有其非比尋常之處”

  PS:黑暗內息老者究竟怎樣試探莫軒呢?那柄匕首擁有什么神奇之處?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今晚出哪个平特肖 3d开机试机号 20选5走势图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 北京雀友麻将机 快三江苏一定牛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表 温州麻将下载 pk10 2016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快乐十分容易出的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