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出哪个平特肖

第二十三章 黑暗老者的試探

|

  第二十三章 黑暗老者的試探

  莫軒并不擔心那位黑暗內息修行老者,因為從墜靈那兒了解到,只要墜靈不主動釋放出氣息,那么憑借黑暗老者的靈識根本難以發現自己的秘密。所以這也就不妨礙莫軒釋放內息探查之力,來對這柄通體墨黑的匕首進行探察了。

  莫軒釋放出一絲攜著龍之氣息的內息之力,包裹住那柄匕首,想要了解匕首的秘密。可卻讓莫軒有些失望了,包裹的那絲龍之氣息也根本穿透不了這柄匕首。莫軒十分的驚訝于這柄匕首的材質:

  “竟然連我的龍之氣息都無法穿透過,這材質真的好奇怪?”

  墜靈通過莫軒知道了龍之氣息無功而返,卻也愈加對這柄神秘的匕首好奇了,可是只能強忍著好奇心不去探查。這種感覺十分的難受,心中有了強烈的疑問,卻礙于未知神級強者的存在不能探察。

  “既然不明白,何不直接問呢?”莫軒開始還有顧慮,不過想通了,既然人家開著偌大的靈兵閣,就是為了做生意。肯定要為顧客介紹兵器的來歷,何況自己還是上了二樓的貴賓,更加應該享受這種服務了。

  “薩洛大哥,能介紹下這柄匕首嗎?”莫軒秉承著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準則,既然薩洛對他恭敬,那么也能換得他稱呼一聲大哥。即使薩洛只是看著他背后所謂的大家族面子,可莫軒自己也只是逢場作戲罷了。

  “這是前一陣子一個年輕的男子拿來這,變賣給我們靈兵閣的”薩洛聽到莫軒稱呼他為大哥,便說了。

  可是莫軒僅憑這一句話還不足以得出這柄匕首的信息,明顯對薩洛如此簡略的回答有些不滿,微微地皺了皺眉。

  薩洛見莫軒如此,知道眼前少年并不滿意于這個回答,頓時嘆了口氣,略有些難色道:

  “對于顧客的信息,我們原則上是不允許透露的。”薩洛停了一會兒,又繼續說著:“不過,既然是少爺你,我可以透露下”

  其實薩洛早就想對莫軒說出匕首的來歷了,不過薩洛卻存了一個心思,那就是要借此賣莫軒一個面子。

  “這還得從三個月前一個晚上說起,那個時候靈兵閣都快打烊了,正在那時候一個年輕公子急匆匆的來到我們靈兵閣,隨意從腰間掏出這柄匕首,往典當桌上一放,十分的隨意,說是要變賣這柄匕首,讓我們給個價。”

  薩洛說著臉上有了一抹說不清楚的笑容:

  “那時候我見那年輕公子顯得十分的心急,并且從穿著來看煞是十分的華麗,根本不像是缺錢的人,甚至有點紈绔,面色還有些潮紅,顯得急不可耐。當時應該是急缺錢用來干什么事,身上又沒帶多少錢,所以拿這柄匕首出來典當了。當時我們靈兵閣鑒定師接到這柄匕首時,對于這柄通體墨黑的匕首也十分的好奇,內息之力探察都沒能穿過其外表層,始終有一層膜一樣的物質阻擋著內息之力的探察。可是卻又發現不出有啥其它的特殊,所以最終放棄了,或許是材質特殊的原因,也或許有啥秘密。”

  薩洛露出一絲神神秘秘的神色,似是對這筆典當交易顯得異常的滿意,加之對莫軒有結交知心,也就知無不言了,透露了些商業方面的東西:

  “從商人的心理來說,對于這種十分心急的男子,我們會習慣于壓低典當的價格,因為對方缺錢用,所以主動權在我們手中,不怕他不典當出去。所以當時我們就給他開了500金幣的價格。那名紈绔的年輕公子根本沒有要求加價,直接就說成交。急忙拿錢走人,顯得那般的急不可耐。”

  薩洛一口氣說完,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在莫軒眼里,這是一種商人對生意成交后的得意笑容。可是薩洛的這種笑容落在墜靈這人精眼中,卻給這已經活了悠久歲月的人精一種異樣的感覺,始終覺得這笑容是壞壞的,有絲說不明道不白的壞笑。

  墜靈的直覺確實沒錯,薩洛沒向莫軒說的是,當時那名略顯紈绔的年輕公子拿錢走人的方向卻是朝著洪獸城最有名氣的“君悅顏”——“君悅顏”是洪獸城最有名氣的尋花問柳之地。如果聯想到當時那名年輕男子面色潮紅,有些急不可耐就知道了某些東西。不過薩洛卻不會把這些和莫軒講了。

  “500金幣,該夠讓耶華鎮的一個普通家庭生活近十年了吧!”莫軒倒吸了一口冷氣,此時才知道自己是那般的窮,當然莫軒并沒有把那些敲詐得來的莫桑鉆礦精計算在內,否則莫軒也算個有錢人了。林格一家子一年的收入也才兩百來金幣,加上還得給仆人工資,所以一年收支相互抵消之后算下來也沒什么了,勉強維持家業,近一兩年由于林錫的壓迫更加艱難,甚至已經入不敷出。而這500金幣卻是林格家兩年半的收入,除非兩年半的時間不吃不穿不支出才能湊齊這500金幣,然而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正在莫軒糾結著囊中羞澀時,薩洛的聲音又再度傳來:

  “這位少爺,你看上了這柄匕首的話,我們可以就成本價賣給你。因為當晚由于時間倉促沒仔細探察這柄匕首,后來我們一直試圖用各種方法來尋出這柄到底有何秘密,都沒有啥收獲。現在仍舊擺在這里,希望有緣者能發現它的秘密”

  薩洛是個標準的生意人,無利不起早。始終抓住“秘密”兩個字來誘惑著莫軒,不過卻也十分的誠心,確實沒有加價,只是圖結交這個大家族的公子哥,而以成本價賣給莫軒,算是友情價了。在薩洛看來,像莫軒這種大家族中出來歷練的少爺是不會在乎這金幣幾百金幣的,只要對方看重了,即使自己出個1000金幣,對方也會毫不猶豫的買了。而自己只要500金幣,確實賣了對方一個人情。可是薩洛卻會錯意了,莫軒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錢,缺金燦燦的金幣。

  莫軒對于這柄匕首已經十分感興趣了,畢竟能讓墜靈這見慣了天材地寶的老人家也有些吃驚的物件不多見了,加之薩洛的一番介紹更是讓莫軒對這柄匕首的神奇之處有所向往,想要對其一探究竟。

  可是500金幣卻著實讓莫軒大動干戈,難道要動用莫桑鉆礦精來置換嗎?不到萬不得已,莫軒是著實不想動用莫桑鉆礦精的,因為這意味著每置換掉一些礦精就少了一絲修為的提升。

  正在莫軒想要再度探察這柄匕首時,一絲黑暗的腐蝕之力開始侵襲莫軒的靈識。與莫軒靈魂想通的墜靈立即開始警覺到有一股陰暗的力量在侵蝕莫軒的靈魂,墜靈有些慌,迅速通過靈魂交流告知仍舊毫無察覺的莫軒問題的嚴重性。

  莫軒聽聞有黑暗之力侵蝕自己靈魂后,暗叫自己大意了。其實這并不是莫軒大意,而是黑暗中的老者靈識過于強大,侵蝕莫軒的靈魂時無聲無息,這也就是黑暗內息的可怕之處,被人控制了靈魂卻還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給掌控了。

  莫軒立即集中精力來抵御來自黑暗內息修行老者的腐蝕之力,卻也沒再讓對方的腐蝕之力再一步侵蝕自己的靈魂,莫軒也因此松了一口氣。

  “咦,這小子看似年紀輕輕,沒多少閱歷,竟然有如此之高的警惕性,這么快就被發現我在侵蝕他的靈魂了,真是少見。”在角落里的黑暗內息修行老者有些微微的吃驚。可是老者又怎么能想到,莫軒能夠瞬間發覺并抵御進一步的侵蝕,完全是由于墜靈的存在。

  “那邊讓我再試試你的深淺吧,少年”角落里的老者再度加強那股腐蝕靈魂的力量,透過空間向莫軒的襲來。

  剛剛才松了一口氣的莫軒,此刻又再度如臨大敵般,重新感受到了來自對方的壓力,甚至比剛剛強了一倍侵蝕,不論是從速度上還是從強度上。

  墜靈感知到莫軒額頭虛汗直冒的樣子,也有些心急了,清楚地知道莫軒對于這種侵蝕的力度根本沒有太大的抵抗能力,也抵御不了多久,此刻完全是強撐著延緩對方的侵蝕速度。墜靈很害怕莫軒的靈魂會被黑暗老者徹底的控制,到時候自己的存在定會被暴露,莫軒和自己之間的秘密絕對是一覽無余。

  墜靈大驚,此刻管不了那么多了,倘若真的有神級強者存在,也只能豁出去幫助莫軒抵御這股黑暗的腐蝕之力,賭一把吧。

  正當墜靈準備散發出氣息進入莫軒的體內,幫助莫軒對抗那股腐蝕之力時,一抹青色的光芒在莫軒體內匯聚,散發出淡淡的青色光芒瞬間將剛剛那股還不可一世的黑暗腐蝕之力給剿滅掉了。

  這一瞬間的變故,讓莫軒十分的欣喜,剛剛還十分的難受,此刻卻是有些劫后余生的喜悅。可是這一瞬間的變故卻讓墜靈和黑暗內息修行老者驚呆了。尤其是老者,因為老者剛剛還以為這個少年只是強弩之末的時候,瞬間卻除了變故,此刻已經完全感應不到那股自己散發出去黑暗之力了,似已完全被剿滅,失去了感應,如石沉大海般。

  墜靈吃驚的卻是,莫軒的那抹精血中的青色云霧,此刻顯出異象了。

  PS:青色云霧的異象是什么?請期待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今晚出哪个平特肖 闲来长沙麻将 广东麻将推倒胡技巧 浙江快乐12开奖结 辽宁35选七最新开奖 私募基金配资 大象配资 qq游戏大厅四川麻将手机版 西甲直播哪里看 匠心智策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 …